• 經營理念

    佳龍科技落實以人為本,善用一點一滴最珍貴的環境資源及作好環境保護之責,同時也要創造股東最佳利益及客戶夥伴最大價值,更要妥善照顧全體員工之福利。

  • 研發技術與服務

    佳龍科技提供多元化服務,與客戶建立夥伴關係,為客戶規劃整體性配套措施,滿足客戶需求,在半導體應用材料的服務以氫化金鉀和靶材為主。氫化金鉀屬於電鍍材料,應用於PCB板等產業。靶材則屬於濺鍍材料,應用在半導體、光電、DVD等產業。

    同時佳龍科技也提供環保及資源再生相關諮詢,橫跨兩岸三地全方面整合性服務,達到最佳的經濟效益

  • 資訊廢棄物變身藝術品

    廢樹脂、廢塑膠、廢玻璃、玻璃纖維...等非金屬廢料經電子廢料回收處理系統粉碎、回收所產出之樹脂、塑膠、玻璃纖維粉末,再利用製成為人造大理石板材、人造大理石地磚、圍牆磚、文化石、百歲磚、空心磚與風獅爺、佛像...等建材、裝飾品。

18六月

吳界欣 8年成就資源鍊金術

 
上市公司佳龍科技為台灣最具規模的貴金屬回收再生企業,赴大陸蘇州設廠至今已近八年。總經理吳界欣表示,未來將以江蘇為中心,向華北、華南輻射拓展。

目前,佳龍在華北地區看中天津一座環保科技園區,在華南地區則可能選擇在珠海或中山一帶設廠,但,這些規劃都在等蘇州廠的營收有穩定增長後,準備付諸實行。

從傳統的「酒矸通賣嘸」,演進為完整的資源回收體系,佳龍除從事電子廢棄物回收,也從中提煉金屬進一步加工,過程中產生的廢棄物還可製成建材、工藝品,賦予無用資源嶄新的價值。

釣魚哲學 蹲好馬步不躁進

佳龍合作對象包含半導體、EMS廠、光電業及電子零件等領域的國內外知名企業。

以企業高層的年齡來說,吳界欣不到40歲,相對年輕,想法卻相當成熟,他認為企業經營好比「釣魚」,「不可能魚鉤放下去,就馬上有鮪魚上鉤」,需要時間等待。

看好大陸市場的未來發展,佳龍在1999年就曾登陸簽署投資意向書(MOU)。


但為了準備上櫃事宜,西進大陸計畫延至2005年,佳龍在2003年上櫃,2008年轉上市。

佳龍在大陸最終落戶蘇州的新加坡科技園區,關鍵就是看中蘇州的人文薈粹、施政穩定性高,以及法律層面較有保障。

當時佳龍在江蘇一拿到「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」開始營運時,吳界欣才發現,蘇州工業園區早有好幾百家的競爭對手,不過,佳龍在技術上處於領先地位,仍佔優勢。


隨後,不斷有朋友問他,「怎麼不趕緊做大做強?」吳界欣認為,蹲好馬步才是首要之務。

吳界欣表示,在客戶挑選上相當地要求,他不與客戶交際應酬,也不允許公司幹部和合作的廠商應酬,儘管這會失去一些合作機會,留住的卻是長期合作的夥伴關係。佳龍在蘇州工業區的主要合作對象為外商公司,台商和陸企合作佔比較低。

從事貴金屬精煉行業,國際金價的漲跌左右佳龍營收。去年金價大跌,佳龍科技蘇州廠的營收衰退62%至人民幣1,710萬元(約新台幣8032萬元)。

為突破此一困境,吳界欣表示,人才是決勝點。

隨著時間不斷推進,各家公司的技術差距將縮小,吳界欣認為,發展到最後,技術不會是關鍵,整個產業成熟後,邊際效益將會遞減。要為技術價值再上一層樓的關鍵在於「人才」。

因此,佳龍近期不斷網羅人才,積極建立接班梯隊。

談起蘇州廠的台籍幹部只有2位,吳界欣拉高了聲量,「為什麼要分陸幹、台幹?」顯示他對員工一視同仁,「沒有差異化的對待,只有能力上的區隔」。

吳界欣說,「其他的成長是表面上的成長,不是有機的,真正的有機成長是仰賴人才培訓。」

人才決勝 長期培訓拚專業

儘管大陸「十二五」規劃力推環保政策,從事環保產業的佳龍可望受益,但吳界欣表示,大陸事業不急著擴張,也尚未打算前進內陸。

吳界欣認為,大陸環保改革需要一段時間才會出現實際經濟效益,如同大陸1990年採行改革開放,10多年後才有成效;「十二五」期間的環保政策或處於「Try and Erro」階段,佳龍要實際受益需等到「十三五」之後。

吳界欣以歐美大國為例,都是先經過環境污染的陣痛才成為環保強國,因此,「幾年後,大陸應該也會這樣,佳龍的機會就來了。」

轉載自 聯合新聞網

Posted in 最新消息